【视频报道】天选之人:自恋主义如何统治世界!

导读:特朗普统治美国,自恋主义统治世界。《天选之人(Chosen Ones)》系列纪录片第一集中,我们的同事 Gavin Haynes 探访了心理学专家、自恋者交友平台、热门自恋话题播客、众多自恋受害者和自恋者,从中揭露了自恋者是如何在这个被社交媒体滤镜覆盖的世界中,操纵着你的生活。

美国总统特朗普曾说过两句话,“我要让美国再次伟大” 和 “我的那儿没问题”。

特朗普、乔布斯、侃爷,那些活跃在名利场的大人物们,还有你朋友圈、微博里的网红,都拥有着耀眼光环,也都多少带有一些自恋特质,他们始终致力于影响你和你身边的世界。你想摆脱这些无处不在的自恋者,但真的离开了他们,你会不会又有一点点失落?在不经意间,你也许已经成为了众多自恋主义受害者的一员。

自恋(Narcissim),得名于纳西索斯(Narcissus),一名希腊神话中活活被自己在水中的倒影帅死的美男子。你可能没听说过纳西索斯,但这名自恋狂你应该会觉得眼熟。

我们找到了著名的精神治疗师 Phillipa Perry,Gavin 接受了 Phillipa 专业的心理学测试,结果显示,Gavin 也是个自恋者。

美国《精神障碍诊断统计手册第五版(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 Disorders: DSM-V)》中列明了诊断自恋型人格障碍的九大标准:浮夸;幻想金钱、权利和名声的先占观念;自命不凡;对赞美成瘾;特权感;为达目的剥削他人;缺乏共情;嫉妒;高傲。满足其中五项,即可诊断为自恋型人格障碍。

然而心理测试并不能概括出自恋主义的全部内涵,所以,我们决定寻找更多的自恋者。然而,这不是一个容易的任务,自恋者在日常世界中的存在比我们想象的更隐秘。

为什么你很难寻找到一个真正的自恋者?现代心理学理论认为,自恋性人格障碍者的最显著特点是 “以自我为客体”。自恋者在早年的经历中体验过人际关系上的创伤,使得他觉得只有自己才是最安全的。

所以自恋者普遍有着自我中心、冷漠和敌视外界的性格,真正的自恋者通常会隐藏自己的自恋者身份,他们也不会组织 “自恋者联盟” 聚会。判断一个人是否自恋,需要经过专业的心理学测试,你不可能轻而易举地发现一个自恋者。

然而我们可能找到了一个例外,交友约会平台BeautifulPeople.com(有中文版)。据网站工作人员介绍,他们是只看外貌的交友网站,经过会员相互评分筛选出的最好看的少数人才能成功注册。

在网站帮助下,Gavin 约到了一个性感姑娘 Dawn,带她去了一家可爱的猫咪咖啡馆约会,顺便聊聊自恋主义。虽然姑娘对 Gavin 的脸不太满意,不过她还是告诉我们,她了解自恋主义的途径,是 YouTube 热门播主 Richard Grannon。Grannon 因为和许多自恋施虐的受害者交流心理防御问题而成名,他很开心的和我们讨论了自恋者如何操纵虐待他人,以及社交网络如何助长了自恋的泛滥:

伴随社交网络的兴起,自恋主义的危害愈发扩散。社交科学家兼 “自信和幸福研究中心” CEO 克莱格认为,青少年正变得越来越自恋,而社交网站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展现这种特征的平台。

美国西伊利诺伊大学研究了年轻人使用社交网络的习惯,其中衡量了自恋的两种表现:“浮夸的表现欲” 和 “自命不凡”。研究发现,在 “浮夸” 方面得分越高的人,在社交网站上的好友数量就越多。在 “自命不凡” 方面得分较高的人,也更容易接受陌生人的交友请求,并寻求别人的帮助,但他们较不愿意向别人提供帮助。这种症状被称为 “社交网络自恋症”。

自恋主义的最大受害者不是自恋者本身,自恋者追逐名利、冷漠和利用他人的特质有时甚至能帮助他们达到自己的目的,真的受到伤害的是自恋者的身边人。

现实生活中,自恋狂的受害者也成立了专业的互助小组,伦敦自恋主义互助小组。在他们的感情经历中,自恋者通常用胡萝卜加大棒的伎俩,先以甜言蜜语获得受害者的芳心,然后无故恶语相加,让受害者困惑并渴望重新获得肯定。在反复的心理虐待后,自恋者摧毁了他们的生活。

一个活生生的真实的自恋者究竟是什么样?《恶性自恋(Malignant Self Love)》的作者萨姆·瓦克宁(Sam Vaknin)自认为是一名 “高智商自恋者”,在他眼里普通人的智力和黑猩猩一样。

萨姆对我们的制作人员说,“制作一部自恋者的纪录片不提他,就好比16年的美国大选不提特朗普。” 联系到萨姆后,他执意要求我们去马其顿找他,“如果你们穷得连30美元的机票和30美元的住宿费都没有的话,我愿意慷慨地支付你们此行的所有费用。” 在 Gavin 使用了一堆类似 “魅力非凡、受人爱戴、博学的瓦克宁先生” 的夸奖,和忍受了萨姆一系列充满控制欲的套路后,我们终于在伦敦见到了他。

我们在采访中试图和萨姆讨论婚姻、性爱、死亡、恐怖主义和社交等话题,但萨姆对待这些问题始终保持着一种事不关己的冷漠。他认为,9/11恐怖袭击的镜头是 “一堆像素组成的图像”,婚姻是满足社会资源需求的各取所需,他结婚的理由是 “可以少付一点房租”。

尽管如此,萨姆向我们倾诉了导致他成为自恋狂的童年经历,和他的眼中的婚姻、情绪、性欲甚至肉欲。萨姆私下向我们承认,他会为了获得的快感会去干所有活物,但又宁愿在厕所自慰也不要和人做爱。

萨姆认为,自恋者是不可治愈的,他警告我们自恋狂 “就像恐怖电影里的鬼怪”。如同希区柯克的恐怖电影,自恋主义中受害者和施虐者彼此相互依赖,人们总渴望获得他人的力量和肯定,自恋者正是利用这一点,胁迫操纵他人。

讽刺的是,自恋者的手段,和他们诸如追名逐利和利用他人的行为特质,常常能受到社会的回报和嘉奖,新一任美国总统、自由世界的领导人就是一位公认的自恋者。

看完这部纪录片,然后认真想想,你的生活正在被谁掌控着吧。

Producer: VICE 团队

参与评论